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ingjiouhe的博客

★★★★★让文字在生活中舞蹈,让人生在花海里呼吸★★★★★

 
 
 

日志

 
 
关于我

追求鹤发童颜,笑卧山水之间,弹字如歌如花,忽悠忽悠星光灿烂!(原创相片多多,请您欣赏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南汉江遭遇战(雷京平)  

2016-06-24 15:50:13|  分类: 文化版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汉江遭遇战

雷京平

   

     1951年4月22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五次战役打响。9兵团工兵1039连全体指战员奉命翻山越岭,昼夜强行军,按照上级预定部署,承担交通要道的架桥、修路、扫雷的艰巨任务。

5月份,工兵9连跟随铁军63188师渡过了齐脖水深的南汉江,驻扎在江南岸不远处,负责架设渡江浮桥。距江南岸不远处是一座小山岭,翻过山岭后大约一里多路有个小河沟,1排、2排驻营河沟南边,承担架桥任务;3排驻营在河沟北边,紧靠小山岭,承担伐木备料任务。因空中封锁,交通要道频频被炸,后方给养得不到保障,全连指战员56天吃不上饭。面对严峻的现实,连里号召各排各班想方设法解决战士们的吃饭问题。

39班班长雷光聚在山东昌乐农村长大,熟悉很多能吃的野菜。他在附近四处寻找,终于在老百姓被炸的房屋废墟前发现了一大片灰灰菜;他高兴万分,将这些野菜用溪水洗净后再用几个钢盔全部煮熟,放上一把盐,让全班10名战士饱餐了一顿。

工兵9连指战员白天休息,晚上抢建浮桥,经过几天奋战,南汉江浮桥终于架设完毕。全连战士体力透支,疲惫不堪,进入地下防空洞倒头便睡,顷刻进入了梦乡。

当天上午,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美国鬼子大约一个师的兵力从南汉江南边的我方防线空隙处突进过来,包围了工兵9连。12排首当其冲,狭路相逢,与美国鬼子展开了惨烈的战斗······黑压压的鬼子,轰隆隆的坦克,苍蝇一样多的鬼子飞机,让宁静的大地顿时硝烟弥漫。连长掏出手枪一边呼喊着,一边跳上鬼子的坦克进行还击,不幸中弹壮烈牺牲。战士们怒吼着为连长报仇,同美国鬼子白刃血战。

此刻,听到枪炮声,河沟北边的3排迅速做好了战斗准备。不一会儿,连司号员和副指导员跑过河沟向3排传达撤退的命令,说连长牺牲了,指导员下落不明,敌众我寡,要求3排马上突围。

说话间美国鬼子已经打到河沟对面,坦克马上就要冲过来,距离仅仅四、五十米。全排战士同仇敌忾,集中火力一阵急射,打得鬼子倒下一片,暂时遏制了鬼子的攻势······趁着鬼子还没有搞清状况的间歇,副指导员迅速组织战士后撤,翻越小山岭。须臾,回过神儿来的美国鬼子呼叫炮火覆盖过来,炮弹铺天盖地,震耳欲聋,炸起的尘土遮天蔽日。

“轰!”随着又一声巨响,9班长雷光聚发现身后不远处班里的一名四川籍排头兵张忠俭被炸断了双腿,血流满地;他刚要舍命去救,谁知鬼子一阵又一阵激烈的炮火打了过来,封住了道路。无奈之中,为避免更大的伤亡,副指导员强令雷光聚和其他战士们立即继续后撤,跑过南汉江浮桥,冲出美国鬼子的包围圈。

美国鬼子在南汉江南岸停止了攻击,他们暂时不敢越过南汉江,怕中了志愿军的埋伏。远远地,九班长雷光聚望着南汉江,想着牺牲的战友,满腔悲愤,发誓一定要为连长和战友们报仇。

“班长,你负伤了!”一名战士指着雷光聚的左腿,他低头一看,果然,自己的左腿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穿了,还在流血。经过简单包扎后,雷光聚和全连突围出来的四十多名战友陆陆续续转移到了后方兵站。

在后方兵站见到上级首长,说起牺牲的连长和战友,雷光聚和战士们悲痛不已。首长了解战况之后,鼓励安慰道:你们一个工兵连敢于同一个武装到牙齿的美军正规师血战,并能够冲破包围圈,已经非常了不起;如果换成我们一个师包围美国鬼子一个连,那会是什么结果?我为你们骄傲!

     从此,南汉江遭遇战成了九班长雷光聚一个永远伤心的梦,因为班里十名战士,他只带回来九名,那位四川籍战士永远定格在了这场震惊世界的朝鲜战争的历史硝烟中。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