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ingjiouhe的博客

★★★★★让文字在生活中舞蹈,让人生在花海里呼吸★★★★★

 
 
 

日志

 
 
关于我

追求鹤发童颜,笑卧山水之间,弹字如歌如花,忽悠忽悠星光灿烂!(原创相片多多,请您欣赏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崖坡上的麦田(散文)  

2014-05-06 08:11:52|  分类: 文学版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崖坡上的麦田(散文)

 

倥偬的流年洗刷着无边的寄托,懵懵懂懂中,惺忪的目光已经穿过起伏的山峦,滋生一片麦子的心事。

金黄的麦浪汹涌澎湃,被浩荡的山风宠着,从远古的故事里醒来,守望着一条宽阔的省道和一条宁静幽邃的河流。无法确切地描述是哪一股山泉的力量,从石缝中挤出,沿着花香和草香的方向,一路蜿蜒而去,在山坡下集聚,形成一个湖泊,像一面镜子储藏起一座山的历史。

风云变幻,有红蚂蚱、绿蚂蚱的季节,麦子已经有了青春的躁动,抽穗,灌浆,成实,及至收获的日子被金色笼罩。村民们顺着羊肠小路,被酸枣树牵肠挂肚;牛羊欢叫着,悠闲地享受着高氧的时光。别墅在大树下忽隐忽现,蜂鸟寻花问柳,村头的石阶上裸露着千年的古井。石拱桥边,一个集市,熙熙攘攘,农产品琳琅满目,散发着生态的自然品味,在返璞归真中预言着淳朴的真谛。

山腰庙宇的烟火时常扑面而来,那定是和尚大师暗藏的玄机打开,彩绘栩栩如生,兴国安邦,九州繁荣,风尘落满丰茂的山体植被,雾霾随松香悄然遁去。花生幽香,蚂蚁上树,采石歌在沟壑中呼啸而过。麦子宁静着,宽慰着一切;蜻蜓吮着晨露,懒洋洋地展开翅膀,优雅地掠过麦田。

间或进入一个村内,鸡犬相宁,炊烟袅袅,恍若桃花源的意境。石头砌的护坡挡住了泥土,榆树张扬着,偷窥着村中蓬勃的古槐。馒头或烙饼的香气,火烧或水煎包的香气,水饺或和乐的香气,农家乐的滋味挤满了热闹的村头。三两个老人晒着太阳,无所事事,友善地面对着每一位路过的劳累的村民或漫不经心的牲畜。

此时,也许会有一位红衣女子,曼妙着身影,守在麦田的尽头,痴了一个传说,熟了一树桑葚儿,留下一棵向日葵打发光阴。还有一棵高耸的柿子树,果实累累,只等深秋的呼唤,亮一片耀眼的金红,让人馋涎欲滴,身在山中不思归,欲罢不能。

这或许已经不是我的故乡了,即使早早白了鬓发,褪去容颜里的梦想。坐在河边的石头上,远望大路上的人来车往,等待麦子成熟的时刻,可以如期收割一座山和一条河流的夏日私语,伴着山歌放浪形骸。

左手边是荆花,右手边是苦菜花,就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开着,在田垄边,在小路上蓬勃怒放。一场雨后,卷曲的叶脉舒展,青春夺目,透着沁人心脾的生机。采着田埂上的野菜,让生活远离高楼大厦,向一朵不知名的野花学习,如何让生命在困顿交迫中灿烂。

从西向东几百里,依然会有大片大片的麦地。只要是坐北朝南,只要是风卷残云,村外的路上都会穿梭着无尽的喜悦。抑或经过一冬的守候,麦叶上的希望指日可待。想象一种植物在大雪里冬眠,被春天唤醒,该是如何地张扬。用绿色宣言,在土里,在冰下,在时光的轮回中。几经艰难的历程,麦子的思想,一定会在春天里势不可挡。如果进入五月,可以开始呼朋唤友,可以烧麦而歌,可以在麦田之外参悟诗人黄旭升《有时候》的沧桑。

              一粒麦子

              在五月里成熟

              一粒成熟的麦子

              在五月的阳光里死亡

 

              有时候

              我们是多么渴望着成熟

              这正如一只雏鸟

              渴望着飞翔

              它拥有了天空

              同时也开始面对猎枪

不觉中进入绵长的细粮时代,麦子让我们温暖而坚定,大地为此丰饶而多情。总会看到一碑两界,这边是潍北平原,那边是沂蒙山脉,白浪河旖旎三百里,五谷丰登的岁月不再坚硬粗糙。此刻,垂柳藏不住牧笛声声,辘轳转不走一见钟情,碌碡和石碾成为怀旧的道具,麦子的故事从此都是载歌载舞。

收割的日子平淡无奇,有时麦秸燃烧着,灰烬中弥漫着烤地瓜的天香;有时麦子被嚼成明胶,粘结着一个知了声声的夏天。烘一炉杠子头,对付尖牙利齿,朝天锅前都是大吃大喝的水浒后生。麦子,被赋予了不同的角色,每一场戏,都精彩万分。

只有站在收割后空旷的麦地里,才会懂得在山风中思考,茫然四顾,又一个季节临近。漏掉的麦穗,被雀鸟搜索着,芒刺干长,随一双双翅膀了却天空的梦想。或许有一粒麦子匿于土里,等待雨季降临,拱出一叶新绿,延续夏天的渴望。

这时,我不会理解隐匿在山中梦蝶的庄周,沿着可以找到海的路,随母亲河——白浪河的清澈之水一路向北。我知道,身后就是山坡上高瞻远瞩的麦田,养育我灵魂的粮食源源不断。憧憬着,一个山里的孩子能够脚踏实地,惊飞秋天的彩雉,穿过寂寥的麦地,充满尊严地走出大山,从容不迫地欣赏潍北平原尽头那一望无际的大海。

雪总会来的,翻过秋天就是冬天,每一场雪都会如期而至,覆盖所有的往事。冬小麦已经形成,无畏践踏,承受着岁月中所有的艰难,酝酿着奇迹。没有哪一种粮食会如此负重和慷慨,包容残酷冰封的日子,坦然面对一切毁灭性的考验。寒风尖厉而过,横扫群山,柴禾四处飞扬,野兔匆匆蹿过,逃离捕猎者的铁夹或罗网。喜鹊成群,有时会铺天盖地,在一声声惊叹中掠过树梢。

我会在此时此刻穿越,轻挽嫦娥,花前月下,理解一次跨界的温柔和心魔,做一次麦田守望者,至进入西洋画中,超度不同的光芒。我也会心如止水,大善如棉,乘一朵祥云,端坐天空,超凡脱俗,只留麦香。没有一次牵挂是旁若无人的,错过了生死,就不会错过麦田;错过了麦田,就不会错过爱情;错过了爱情,就不会错过山顶上一块石头的歌声。

再也不会成为过客,重蹈麦田的覆辙。成为一个耕耘者,高昂向上的精神,吐纳神圣的呼吸,亲近所有的劳动和收获,礼拜自然的恩赐。简单之后,春天会在麦田里的残雪中睁开新奇的眼睛,告诉路边多情的草木,没有谁能够挡住时间的嬗变,没有谁能够永恒。

山野碧绿,麦田碧绿,这就是春天了。而你,不再思索饥饿,像搜肠刮肚的诗人一样守望麦田,想象潍北平原尽头的大海,合着你的脉搏,营造一场春暖花开的山呼海啸!

 

                  二0一三年十一月(第稿)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